拿云的《寻》写的太好了叭!

啊我本来今晚也想放聊天记录的。

我必须要说我不是神仙,在我的构思里,游鱼即天眼,代表的是一种,天眼窥视未知和逆天改命的能量以及那份来自传承和唤醒的强大法力,在水中与杨树叶所代表的二哥的影子,或是行舟之轨迹间的相触相缠,其中有些二哥心途的影射。

但是阿億这个神仙和我说,她读到了游鱼窥视着二哥,即天眼窥视着二哥,于是有种二哥自己窥视自己,命运也反观着他,最终解读自己的感觉。我惊呆了。

他的情人是自己,他的对面也是自己,他寻找的还是自己。

别看云,云也傻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文艺学概论告诉我世界,作者,作品,读者,四者间的交流不可或缺。

最后说一句,阿億是神仙珍宝啊。

琪億:

总结...

【戬独】寻


“他从不是光。”

年轻的男人困坐在暗室之内,半晌,终于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黑暗躺在森林之上,杨树的叶子被摘下送到他的面前。那是一片叶脉清晰、汁肉丰满的新鲜叶片,他只偏头看了一眼,手腕一翻便将叶子扔到了水面之上。

“我说的是真的,”他认真地盯着那水面泛起的圈圈层层涟漪,一边继续道,“见惯了平凡的人们总喜欢乐此不疲地去造神,以为他从苦难中挣扎出粉碎天纲的性气,认为他是踽踽独行不改初衷的那个不凡,将他视为最明媚动人的那一束光,”游鱼在水里游动,叶子晃荡了几下,没有撞碎黑暗。

“可我知道,”他的声音像流水一样淌过耳畔,一字一句却斩钉截铁。

“——他从来不是光。”...


怦然心动

窗外有惊雷,许是哪位道友渡劫,忽然想给自己写一个置顶。

"少年心事当拿云"原是很随意取下的名字,陡然出现在脑子里的一句诗,但一字一字敲下后却也不曾改过,如今愈发爱不释手。

大多数朋友都喊我拿云,我很喜欢这个疏阔潇洒的喊法,一些朋友喊我阿云,觉得我都被喊得温柔了起来,还有朋友喊过我当拿,哈哈哈所以大家随便喊,我都不是很介意。交流私信、评论或是提问箱—云的信箱,都可以。

lof大多用来为爱发电,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连念他的名字都十分快活,像是漫山遍野开满了鲜花一样,被飞鸟衔过河梁。

杨戬,是我入lof的初心,笔下的二哥或许因揉了焦版宝莲、封神演义以及个人理解而渐渐成为了一...

*迟到的生贺 @皭然 ,生日快乐阿白白!

*被刺杀的少年丞相李寒的那些故事,对不上的时间线和事件都是我瞎写,背景架空,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白白

*风雪作挽歌,天地做灵堂


风雪在巷外肆虐,掩去无数行人踪迹。

八尺巷内的酒肆挑了盏橙黄的灯,被雪一蒙似染了锈,平白沉进了世道。靠窗的方桌旁倚着个精钢似的男人,端稳肃穆的模样,偏偏又长了双带笑的眼睛。

格格不入。

系黑斗篷,戴雪掀帘而来的程晏第一眼瞧见他,想起的便是这四个字。而后目光才落在了靠于桌脚的那柄剑上。

剑是被无数次擦拭过的亮,亮到在夜里也几乎要晃瞎人的眼睛。男人却说,“那是白。”

青天白日,于大道刺...

收到太岳书签了,太美啦!

@王家屏的六必居酱瓜 


因为文集和我两地分居,于是顺手扯了张之前翻超话瞎涂的草稿当背景。

然后又喜滋滋带着太岳去院子里玩,和小戚曾经的同款花合影,真是人比花娇~

回头就用起来,不知道我会提高效率还是色令智昏x

惊弦

*本文含几代内阁成员【严徐高张张李赵】间的复杂混乱感情,大家自由心证。

*预警:有高张车,弹琴灵感来自  @prophet

*一发完/略长/请求老福特不要屏蔽我


01


太阳火炉似的挂在天上,京城一入了夏就总有那么段日子,要将人热得叫苦不迭。国子监虽是众学子趋之若鹜的进修宝地,但遇上这不让人爽快的天气,里头的人也讨不了什么好。

断断续续乡居了六年的张居正才归京就到了这里,领个提调六馆而课其经艺的司业之职,日常虽恪着成规,但大体也算清闲,只是一室人多,总被热浪熏得难受。好容易捱到课业结束,他寻了个由头就走,往廊边寻了个空位,避开丛拥...

三十题推王安石挑战

 @嬿珝

答应了你的问卷今天晚上抽空填完了,然而众所周知,我只是个半吊子都算不上的荆公粉,填这张卷子其实有些勉强,好在荆公应当不会生我的气。

感谢小可爱~


1.最初是因为什么而知道“王安石”这个人的


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知道他们,总是从课本上的诗文先开始。仔细回忆了一番,最早诵记的荆公诗应该是《梅》,“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曾经被我多次用在文章之中,但不知为何,竟到很晚才恍然发现,这竟然是句宋人的诗,是王安石。(包括《元日》,我也很长一段时间以为它是一首唐诗)

所以真...

我也合个影,太岳真的很好!!!感谢官方w

明文化节:

获奖名单出来啦!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的踊跃参与!祝贺获奖的大大们!

LOFTER图书管理员:

活动获奖名单公布

【文字赛场】

第1名: @prophet 

第2名: @遥望齐州九点烟 

第3名: @岩隈  

第4-10名(排名不分先后):  @伏特加子   @少年心事当拿云  @于可远的谷山笔  @祝云早早开 @关山难越  @月印万川  @纸团子想要和阿南一起胡吃海塞 


【绘画赛场】

第1名: @陆曼陀。 

第2名: @--阿ya 

第3名: @鯉魚王

第4-10名(排名不分先后):@一块抹布 @一个南瓜 @绵绵  @从照在抽奖   @carrrrrie加里  @雲山有美  @一般通过萌豚 


恭喜以上所有获奖用户!请于4月28日前私信回复 @LOFTER图书管理员 【收件人】+【联系电话】+【省市区详细地址】,便于奖品寄送~


--------------------------------------------------------------------------

明文化节是在世界文化遗产北京明十三陵景区内举行的大型线下活动。    

文化节依托于明十三陵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恢弘的建筑场景,在严谨扎实的学术研究的基础上,由明史及汉服爱好者重现“出警入跸”仪仗和大祭礼、大射礼等传统礼乐盛典,既是中华礼乐文明和服饰文明的集中呈现,也是广大明史和汉服爱好者的大型聚会现场。

今日起,为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LOFTER联合第二届明文化节官方 @明文化节 ,正式开启线上图文创作活动!


-----------------------------

一、文字赛场


“明月何方”——第二届明文化节文学征集

在大明王朝近三百年的光阴里,有七下西洋的浩浩汤汤,也有兵临城下的王朝悲歌;有庙堂之上的慷慨陈词,也有攘攘尘世里的临川四梦……

市井、朝堂、江湖、田园、沙场,心系何处,便于何处下笔。

万丈红尘里,日月同光辉,写出你心中的大明故事!

文体不限,万字以内为佳

可原创,可衍生,衍生请注明原作或人物原型


二、绘画赛场


“纸上有明”——第二届明文化节绘画设计征集

那些被尘封在历史洪流里的影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是顾盼生姿还是鹤发童颜?是腾蛟起凤还是山水田园?

你眼中的大明王朝,又该有如何风姿?

拿起画笔,服饰、纹样、建筑、人物、武备、用器,可写实,可拟人,亦可卡通

不拘一格,笔随心动

粉墨日月当空,剪取乾坤峥嵘


【活动时间】

征集时间:2月8日-3月31日

评选时间:4月1日-4月15日

公布时间:4月15日前后


【参与方式】

1,文字赛场:

创作符合主题的文学作品,并打上#明文化节#明月何方 双标签;

2,绘画赛场:

发布符合主题的绘画设计作品,并打上#明文化节#纸上有明 双标签;

 

【活动奖励】

1,参与即有机会获得官方推荐,获取更多曝光量:包括但不限于站内大号推荐、LOFTER微博优质作品推荐等;

2,优秀创作者还有机会签约成为明文化节文创伙伴,让你的作品走进LOFTER福利市集和明文化节文创商店;

3,各赛场前三名分别获得价值1700元、1400元、800元汉服及汉服配饰实物奖品,以及第二届明文化节现场活动“超级粉丝入场券”2张;

4,各赛场前十名可获得LOFTER专属国风达人认证明文化节官方获奖证书以及明文化节文创纪念品一份

 

【评选规则】

超阵容评委团+LOFTER官方依据内容质量及平台热度进行综合评判

严禁任何作弊行为,一经发现即取消获奖资格

 

【超阵容评委团】

1,文字赛场评委:

许石林

国家一级作家

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

代表作《损品新三国》《桃花扇底看前朝》《尚食志》等

梦溪石 @梦溪石 

晋江人气作家

代表作《成化十四年》、《无双》、《麟趾》、《千秋》等

吉国瑞 @吉国瑞 

知名编剧、撰稿人

代表作《古兵器大揭秘》《从秦始皇到汉武帝》《历史那些事》等

 

2,绘画赛场评委:

李辉 @李辉 

北京工艺美术大师

狐周周 @狐周周 

人气漫画家、作家

代表作《明朝那些事:漫画版》、《春明梦余录》、《月满千江》 

陈雪飞 @雪飛 

知名汉服设计师、原画师

著名汉服机构控弦司创始人

-------------------------------------

最后,感谢 @礼乐嘉谟  @汉仪轩汉服  @逸仙居传统服饰  @考工记首服足服工作室 赞助本次活动奖品。



【戬独】答案

*有位小可爱点的戬独,可惜我艾特不蓝他  @Corrine哲

*有私设,ooc属于我


“我终此一生,在确认我的答案”


01


凡间下了好大的一场雪,茫茫皆白的道上一踩就是一个松软的脚印,杨戬冒着风雪回到真君神殿时,斗篷上的雪已经融化浸湿了,殿外等候的小仙君连忙踮起脚帮着将斗篷解下,边拍边道,“这已经是您从华岳娘娘那里顺来的第九件斗篷了,您下回再回来,或许便能凑个整了。”

“没注意时间,多留了几日。”

杨戬是由凡入圣的神仙,平日里并不喜欢总用法力傍身,显得人不太鲜活,故一挥袖将殿内的灯火点着了,借着焰火烘一烘身上的寒气。他任着司法天神,平...

【戬独】俱年少

*戬婵/戬沉亲情向

*点梗来自 @月下谪仙不开口  

*妖兽【玦如】的名字来自阿億(我艾特不到哭了)

*有私设,深夜发文,看到即有缘


沉香发誓,他以前从来不知道小玉的嗓门这么大。

分明隔着一个大院子,却是能穿透几棵槐树的气势,直震得他扑在草丛中的身子都颤了颤。

“沉香,你到底抓到了没抓到?”

“就来,就来”,沉香一边小心翼翼地撑着身子,不至于将身下的小家伙也压着,一边慌乱地应着小玉的喊话,“你别喊了,再喊真又要让它逃了。”

“差一点差一点......这么久了,你不会还没改过这个习惯?”几个呼吸间,小玉半只脚已经跨过了小门,瞧着埋在草里只露出...

【高张】冤冤相报

*短打/灵感即题目=我就是这么懒


这不对啊?

高拱瞪着眼睛数了数日子,忽而就冷笑道,“来的这般早,是谁终于忍不下,对你下了手?”

潜意识里本觉得还要等上十年的人忽然就从冥河那头来了,高拱一时惊了惊,但细细想去却又觉得理所当然,那些贵胄豪强、官僚地主,谁不是成日里愤愤不已地盯着那双施行新法的手,恨不能连手带人一并砍了去,权当为这几年的憋屈作祭。

只是真没想到,能早过徐华亭那个老狐狸。

张居正也没料到甫一入地府,渡过冥河,抬头就是高拱那张许久未见的脸,他却毫无不自在地迎上了高拱并不算善的目光,轻描淡写道,“不过病逝罢了。”

高拱的目光并未褪去那刺目的光芒,反倒集中起来,显得更锐...

【戚张】昔有故人抱剑去


-何处少年吹铁笛,愿风吹入阿郎心-


一、


马车颠簸在小道上,戚继光已经不知第几次拉开帘子,望向帘外的凛凛秋色。坐在对面闭目休憩的谭纶忍不住睁开眼睛,从身旁拿过一本旧书,拍在他的背上。

“元敬心不在焉,可是心头挂了何事?”

便是从前要赴再凶险的战,也不曾见到戚继光这般心焦的模样,谭纶见戚继光攥着帘子的手松了松,偏过头看向了自己,“不过是许久未进京,有些想念。”

谭纶轻轻哦了一声,捋须笑道,“不知是京城哪位佳丽,惹得你如此牵肠挂肚?”

戚继光听得谭纶的揶揄之声,却是忍不住苦笑道,“子理莫要取笑我了。”

谭纶看戚继光此时双眉微蹙,愈来愈忧心忡忡,却不解这忧究竟从...

诗啊

我现在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诗。

列表有没有还未睡的伙伴,愿意为我留下一句诗。

随便哪一首,随便哪一句,或随便一字半句。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anted to live deliberately. I wanted to live deep ...

此刻他仿佛朦朦胧胧看见一位年轻人,正是当年初入仕途的他,自己身前是巍峨高耸的宫殿,以及无数身着绯袍的官员。绯袍官员中为首那位美髯长须者转过头朝自己看来,点了点头。

——《大明文魁》


方才又去读了一遍文魁昨晚更新的一章,越抄越想哭。

等待何其漫长,实际上潮仔的每一次坚持都让我泪目。

这个跨越时光的隔空点头,仿佛又让我想起曾经临归前的那段对话。

又想起那声长叹,“宗海,此言差矣,吾平生所学在师心二字。一时之毁誉,不足虑;万世之是非,弗计也。”

无论历史还是文魁,都令人那么意难平。可是文魁因为潮仔的努力,却让我见到人心的温度。

小于说,“宗海为天下苍生请命,必不孤行!”

预警:

*戬蛟/一发完/he

*狗血失忆梗/三首蛟多私设

*送给 @大珠小珠落玉盘 

*可配合前情食用:无晦无明  /也可单独食用

*时隔一年我还是不太会写戬蛟,ooc属于我


-爱,是付出;欲,是索取-


夕阳早已坠入青山后,月光落在窗子上,流淌入屋如曾经的昆仑霜雪,三首蛟低首拭去了杨戬干涸在唇边的血迹,一拂衣摆盘坐在他的旁边,再拂袖时烛光燃了一圈。

他伸出手去,灼灼烛光刺痛了他的掌心,却映亮了中间那人的脸。

“你愿不愿意,将心分给他一半?”


01


半靠着床边席地...

赴往

*太岳风华录

*画师与少年/太爽了我想了好久终于过了把画画的瘾~


-世界脆弱而生生不息-


画师背着行囊,负月而往。有人问他从哪里来,他说从那埋葬着最多丑恶,和最脆弱希望的地方。

落脚是一处很简陋的茅屋,窗子在风刮起时拉扯出令耳膜鼓噪的凄响,凉意像针一样扎入骨髓中游走。破败里头嵌着是月亮,于是画师缩了缩手,未将它钉上。


晒太阳一样,第二日,画师就将自己准备的画材都摆在了庭院里。他在院中踱步,一遍又一遍地绕着圈子,汗流浃背也不觉。

“哎,”门外掷进了一颗果子,恰恰好就砸在他的头上。画师一捂头,缓缓抬眼便瞧见门口大摇大摆地倚着一个郎当少年,“在想什么呢?”环视四下...

宝莲灯游戏(十)

*一个大神杨戬和游戏小白沉香的故事/宝莲灯网游设定

*全文没啥,就是沙雕MAX/出场人员继续对号入座

*不知道催更的是哪位小可爱,但是....这是你要的周末更新


62

新的副本不是什么难下的本子,杨戬同沉香的配合倒是打的越来越好。

详细说来,便是沉香从背包里掏红瓶、蓝瓶和各种加成草药的速度和投掷准确度越来越高了。

这是一个好兆头,杨戬这么想,索性将保护的范围收小了些,便见到沉香活蹦乱跳地往外跑,然后又蹭得只剩一下一个血皮跑回来。

杨戬夸奖道,“你竟然还知道剩下一点血跑回来。”

缥缈看着这段对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道,“那能夸夸我吗,我出去割了一波怪兽还有半管血呢...

宝莲灯游戏(九)

*宝莲灯网游设定/杨戬大神和小白沉香的故事/前文见合集

*出场人员自己对号入座哈

*恭喜二哥终于掉马

*就是个没有讲究的鲨凋文,开心为上


55.


杨戬下团之后,循惯例便去找沉香。

袅袅秋风,桂枝洒金,杨戬一身银铠未褪,便站在树色秋风下,低头瞧着沉香俯身摘药的样子——这孩子是真的年轻,平日里蓬勃而充满朝气,虽然玩游戏的技术不佳,却难得有一颗明亮的心。


沉香本来在一边摘草药一边写作业,待到时间差不多时抬眼往杨戬那儿望去,便瞧见河边的桂树上斜倚着一个白衣人,衣摆微垂,犹然如仙。

沉香一时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起身挪到了树下,仰着脸从树隙中瞥见了...

啊我也想玩匿名提问箱:指路云的信箱

随便问呀,问我今天云的颜色,水的味道也可以

有什么平常不好意思说的建议或者指出不太好的地方也可以

问我以前有没有养过小金鱼养死了之后埋到哪儿了也可以

(因为有小可爱说我平常看起来很高冷,因为平常除了发文很少说点别的.....啊....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高冷,都可以随便来找我玩的w真的!)

刚上完古代文学课心情特别好~


茫茫遼海無鱗羽,戌客寒深妾怨深。

何處少年吹鐵笛,願風吹入阿郎心。

——【明】戚继光


今天天气很好,上完体育课,便抄一抄小戚的诗。

春天来了。

宝莲灯游戏(八)

*又来写这个无脑沙雕小故事放松心情了

*舟舟和轻辞会在下章出现,下章还会掉马23333喜闻乐见

*如果还有想客串的伙伴可以告诉我哇,反正这篇文就是,很沙雕,嗯!


50.


杨婵和杨戬在屋里待了很久,沉香实在忍不住悄悄地挪到了门外,刚刚把耳朵贴近,差点被蹑手蹑脚走来的刘彦昌给吓了个半死。他一手抵在自己的嘴巴前边,一手冲着刘彦昌直摆——别来,别来。

干啥?刘彦昌用眼神给沉香示意,沉香使劲地眨了眨眼,忽然听到里边传来了脚步声,他赶紧一矮身就从旁边溜回了桌前,打开门时便正好杨戬同着刘彦昌眼对着眼。

“那个,二哥,这个,啊......”

刘彦昌连忙把手中的两碟水果抬高了,...

宝莲灯游戏(七)

*竟然还没掉马,应该是下章了


42.


杨戬坐上飞机的时候还在想杨婵。

这丫头又好几年没见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变化。

说起来他这个哥哥当的确实不太称职,父母早亡,他把妹妹带大到十七岁,高考临门一脚了,自己在大学里被挖到了某某国家基地,涉及机密研究一关一研究就是好多年。他没有办法,只好托哪吒在外头好好照顾她,结果没几年哪吒也进来了,只告诉她妹妹考上了自己当年读的那所大学,明明读的是管理,却老往他们院蹭课。

“你没和她说我没事,过段时间就能出去见她了吗?”杨戬怒,“她往我们院跑,分明就是想勾搭老师探听消息。”

“她一开始是信了,谁知道你一走就是几年,再说当时这里的情...

【与云】

昨晚偷偷发完就去睡了,没想到白白又熬夜。我的白呀,就算你是神仙,也不能总不睡觉呀。

将白:


与妻书


言简意赅


抛下脑洞匆匆而来我真是个憨憨


阿云是我的好多第一


第一个粉的个人号,第一个小红心小蓝手,第一喜欢,第一感激等等等等


我真的是追星最成功典范,追到手成了老婆


两年多前初来lof,一篇《如是我闻》震撼得我头皮发麻


是怎样一个灵魂,在剖开二哥之后再用温柔缝补他


让他的风骨支撑天地,让他的志向求仁得仁


我说阿云是星河,你人温温柔柔干干净净,文字也是,阿云的二哥总有一种江湖风流赏月听雨...

【与白】

今夜没有月亮,看不见星星,但不妨碍我躺在床上想你。放空脑子只想你,想到我们相识竟然已近两载,神交而后相知,相知而后相得,相得而后相乐,真是我的幸运。

我就听着你,听着你一点点说起你磕的cp,肝的论文,做了一个从心的选择,祝福很多人,听着你一字一字地敲出一个时空,时空里的所有朋友,昭帝,阿灼,元帝,阿青,寒哥,白家崽子,阿蛮玉,双佚等...... 都有自己的风骨和轨迹。

我看不见你,但我有时知道你在下笔,在构思,在吃东西在追剧,你快乐或是激动还是有些丧气。你说你是个话唠,但你现在的文字却像淬地锋利的剑,开了刃的刀,干脆有力。

想约着一起去你家那里爬泰山,爬到山顶,见不见日出不要紧...

葳蕤

*江陵十日谈 · 第三日

*厨娘视角


我出生在一个有太阳的、草木茂盛的冬天,为此我爹替我取了个小名,叫做葳蕤。

我娘说这两个字在口中念着很是好听,读起来天然就带着笑意,不像冬天,倒似映着春天的影子。我爹乐呵呵地捋着胡子,日光下诗集上的“春”字闪闪发亮,像是我娘簪子上的白玉雕的兰。

我家的门前种着一棵柳树,有游方的道士告诫过我父亲,说家门口种柳易积水,惹阴邪,我爹却不理,回头就让五柳先生的文集和四书五经们在书架上排排坐。柳树旁是小小的篱笆,比我人还要高上一些,我却不怕,一边冲着篱笆外的小伙伴招手,一边就像八爪鱼一样往上爬,再顺势往下翻。翻身讲...

@初月如弓未上弦 

好喜欢这两句呀w

千秋功业天地心,赤如金销磨不尽

山河变色海倒倾,从来是昊天薄幸!

表白太太,我觉得钢笔会更有感觉,但我... 发现家里没钢笔水了,哭。

说书人

*戬沉校场比武,戬中心亲情向

*风物番外,但可独立阅读

*我是还债的嘞,慢慢还,19年的点梗 @遥知星河 


你只瞧那人间有茶馆戏楼,怎的仙界便没有?七界之战后往继五百年之久,昔日就是三界交际花的杨婵正式在天庭开起了一座茶楼,很是红火。

来这茶楼的,有路过歇脚的散仙,也有下了班来谈天说地的神职人员,或者是天河旁操练的那一群天兵,有了闲情就来这里聚聚首,还大着心说是来照顾生意。

说是照顾生意,其实天兵们同杨婵没有什么天大的交情,只是同杨婵身边的人有——天兵的前首领二郎真君是她的哥哥,现首领沈越是她哥哥的粉丝,现任副首领刘沉香是她的哥哥的外甥。

如今新天条出,...

宝莲灯游戏(六)

*今天还是二哥没有掉马的一天,但是 @将白 相信我,快要掉马了


36.


沉香发现他娘最近老生闷气。

这闷气还总是在打完游戏之后爆发,激烈起来可以一边削梨子,一边念念有词地用刀子在接近梨子的空气附近比比划划,沉香从电脑前探出个头望向像河豚一样鼓鼓气的杨婵,忍不住道,“妈,怎么了?”

“你玩你的。”杨婵闷声道,“我没事。”

那可见鬼了。

沉香一边按着键盘上的上下左右乱逃着躲避天兵的追杀,一边不放心地又往杨婵那儿瞧了一眼,“妈,你小心点。”

“你小心点才是。”杨婵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免不了听见沉香电脑里传来血线濒危的提示声。...


十日谈 第五日 【张居正/戚继光】《剑与丘山》

*预警:张戚/有che慎入】 (虽然破,但是好歹我迈出了第一步)

*感谢 @关山难越  关山太太借我的元美小鸽子一只

*感谢 @凉入画屏秋缈缈  

*感谢群里的十日谈接龙让披着小戚皮的我迈出人生第一步


夜里白月如盘,挂花影于中庭。庭下积水空明,竹影横斜,似舟楫动波,碎色摇曳。相府传来几声飞鸟的啼鸣,未啄散府门前一晃而至的人影。


府内很安静,来开门的人是游七。府门只开了一小缝,探进府的人却大方地很,熟门熟路地往内室走去。书房的灯还亮着,火光将室内盈得亮堂,案前虽摞着高高的文书,但依旧可以看见...

完结点梗

风物长宜放眼量完结了√

开心,假期还没结束,所以开放新年点梗。

惯例,私信或者评论都可,我写过的圈子都可。

(锦衣之下又要等下一周才能看啦,或者给我推剧推书打发时光也可以)

新年快乐,爱你们~

不打tag啦,看到即是有缘人,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