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心事当拿云

杨戬|杨逍|张居正|辛弃疾|王安石
都是我的心头好

我要复健复健复健

但是复健写点啥呢

《风物长宜放眼量》长评

谢谢谢谢谢谢!

隔了那么久的文还能收到长评我真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而且实话说,《风物》是我断断续续写完的,写到后面越来越觉得剧情拖沓而砍掉了一些副线,并且在这过程中深深觉出自己笔力所限,控不好节奏,老瞎抒情,撑一个中篇也很勉强,但最后写完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至少我又完成了自己的一个想给二哥的结局。

其实在戬圈待久了是真的能感受到,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以宝莲为底但最终属于自己的理解且不同样的二哥,就我而言,二哥在我心底的样子也是有不断清晰的过程。

从《山河书》到《风物》,一路来我有在不断尝试探讨或展现我认为的二哥的一些东西,有些尝试还算成功,有些则尝试失败,但无论如何,我都在其中获得了很多。...

归星由于已知的原因,就没法过审。

算了。

知道云鹤锁死就行了。

贺新郎

*这首是和 @快乐的白色公爵 唱和,但是我对象后来把韵脚改对了,我懒......就没改,先存着吧


贺新郎(次韵舟去山闻咽)


山照何须咽。笑平生、龙台走马,感时伤切。

潦倒千金非骏骨,揖剑怀人长缺。

念去去、寒江钓雪。

明月千山遮不住,有所思万里飞魂叠。

无再复,杜鹃血。


风流何故常闲却?去昔楼、今朝置酒,旦成寒碣!

豺虎芝兰皆休论,天地犹将怯夜。

挽玉辔,谁逾君杰?

二十余年如一梦,百年歌无过行人别。

离恨苦,未流歇。


娘娘驾到

*我发现文还是都要存一存的,免得哪天电脑又坏了呜呜呜

*是好几个月前的群内cp逃猜。


Cp:云鹤;鹿月;洛慕;酒草;白云

感谢皇帝:顾晚


阿瑶飞进宫的那天,枝头的喜鹊叫了好几天。

皇后娘娘在坤宁宫都听到了喜鹊的叫声,小宫女担心皇后娘娘心烦,想要偷偷去将窗子合上,皇后娘娘却端着玉盅,随意抿了一口,漫不经心道:“我瞧这喜鹊的叫声还不错,多叫几天,说不定我这坤宁宫也会有喜事发生。”

皇后娘娘叫云里,是左丞相云家的长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作得一手好文章。晚帝一开始很喜欢她,大婚后连着半个月都夜宿坤宁宫,后来才去得少,到现在就几乎不来了。对此皇后娘娘倒没有什么怨言,宫里也没人敢...

空山顽石破

*一个周子舒从顽石剧温手里把十二集前的老温救出来的故事

*神神鬼鬼很多私设,慎入


夜色浓重,像个要吃人的眼仁,漏着阴恻恻的光。柳千巧侧过身子,暗黄的纸钱缓缓飘坠到地,衬的她一身白衣同鬼一样。

戏要做全套,原来在这里等着。周子舒在心底哂笑了一声,拎着白衣剑问她:“温客行呢?”

柳千巧不答,眼神却是往那破屋里瞟,几招下来无意撞开木门,露出里边森冷的景象。一张床,一扇窗,一个人。

一个死人。

这都算是个什么事。

四面有呼声响起,想是把自己当刺客来寻。周子舒面色幽冷,当庭在破屋前等了几秒,也不说在等谁。算着时间,待呼和声将近,周子舒才轻叹口气,软剑一抖,重新缠回腰侧。

大门...

觉醒年代太神了!

给全首页推荐!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天涯客

*存个我要的大结局,做真正的天涯客。灵感来自天光

*阿絮,你自由了。


那是温客行死的第二年。


周絮踏风雪出了武库,雪光和山岩连成一大片的白,积光皑皑。他往山下走去,容色清和,宽袖散漫。


山脚不远处错落有人家,开门的是位两鬓花白的老妪,佝偻着身子,口音难懂,但笑得和蔼,问他是不是路过没处歇脚,若不嫌弃,就进去坐坐,周絮笑着摇了摇头,把身上仅剩的碎银换了干粮,摆摆手,懒懒地继续向南。


霜晨月净,时已拂晓。石上憩了半夜的周絮理了理松散的衣襟,在河边净过面,随手从腰带上取下个挂着的玉珏,到城北的当铺里当了。日色淋漓,照着眼疼,他在路边的摊子里随意挑了个草编的斗笠,又踱着步...

【温周】折骨

*是30集预告的战损周,然后老温来救。

今晚还没得看,先摸个🐟过过瘾。

@云里江南 部分梗来自云里


枯黑的大门将月一丝不漏地锁在牢外,牢内戒备森严,一片漆深,甬道极深处的囚室向用来关押重犯,粗糙的石壁上刑具狰狞,半折火光勉强映亮刑架上挂着的人的下颌,微晃中隐约能偶照见略显单薄的唇。


周子舒的唇上早已没了血色,但依旧殷红,是他自己咬伤的疤反复结痂又反复扯落染上的色。自他厉声质问着怒极给了晋王实打实的一掌后,他就被锁到了此处。段鹏举当真不愧是天窗的第二任首领,别的虽未从他身上学到多少,但狠辣手段学到了十成十。


拿链子锁着他不够,非要生生...

咱们老说缘分缘分,什么是缘分呀。

上天给了我们机会,这是缘,我们利用了这个机会,这是分。

多好啊。

恰好遇见的那个人是你。

我爱你。

beautiful !

感谢喵(^・ェ・^)

@喵星特派员


后面是传说中拍的比我好看的

大家看看自己快乐就行了

不要说出来

我是天然去雕饰🤫

今天杨戬跳舞了吗?

*非常沙雕,速摸鱼,送给@秋月谣 


“杨戬,你说什么?”凌霄内殿,王母娘娘眉眼凌厉地注视着银铠长氅的司法天神,内心第一次生出难以控制的讶色,她甚至想要把昆仑镇着的照妖镜搬来看看,杨戬究竟是不是被人掉了个壳子。

“回娘娘,小神说,沉香既然想要一个公平的比试......”杨戬站在长阶下,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不妨考虑举办一个广场舞大赛。”

瞧瞧,这也是那个冷情冷性,大开大阖的杨戬能说出的话吗?要不是王母娘娘时刻记得保持美丽端庄的姿态,她觉得自己的嘴会长得和蟠桃树上最大的那颗蟠桃一样大,她忍不住再三确认:“什么舞大赛?”

杨戬从容拱手:“广场舞大赛。”

“不是我是问,广场...

【杨戬】是风起(十六)

第十六章   马头斜月引征程


京都近日发生了两桩大事,一是徐州和扬州难得未等朝中派人催促,在开春将岁贡送至京都,以示诚心,二是姜皇后法云寺礼佛被刺,皇帝龙颜大怒,刑部侍郎万晏然受命封寺彻查。

万晏然虽然名晏然,做事却雷厉风行,杨戬派人暗中将查来的线索夜递给刑部,刑部第二日就将邵都司带走查问,李靖受到牵连,避嫌而请了三天病假。

倒是敖丙心平气和地在国公府内斟着茶,想着去门口的梅树下埋三坛好酒,等着明年再挖来一醉方休。


哪吒不似杨戬已经来惯,安安分分通报进了国公府。哪吒进时,敖丙正在背对着他埋酒,手中的铁锹有一下没一下地掘着...

一封回信

早上好啊。


月谣,我不知道能不能这样称呼你,但既然你是当拿的首创和源头,我想你应当也是不会介意的吧(笑)。


《时间简史》是一部在我的书架上躺了许久的书,我甚至记不清我是否翻完过它,但我记得序言里说: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中的起伏是创生的指纹,这些光滑均匀的早期宇宙上的微小的初始无规性后来成长为星系、恒星以及在我们周围看到的所有结构。


请原谅我发散我的思维:起伏里诞生一切,而诞生的一切都在起伏。正如雾在起伏中将青山环绕,雪在起伏中为寒梅点妆,云在起伏中苍穹跑马,水在起伏中蕴育灵华。


而人在起伏中成就人,人生在起伏中饱尝人生,生命在起伏中理解生命,爱在起伏中,噢,爱本身就是不断的...

【给是风起的文评】——风吹在我心上

今天的☁️是快乐做的☁️

拥有长评简直太幸福了

总觉得二哥有一种独践寒冰河的无法确握感,但因为藏得过深,表现得太过轻松时常将人蒙蔽。

会觉得他强大,聪慧,把控一切。

可是阿洛却看见了他艰难而来。

会忧,会惧,会哀,亦会伤。

其实二哥和哪吒,和敖丙,都是互相救赎,互相支撑着走下去,成为彼此生命中的亮色。

而二哥与三妹,是手足同胞血浓于水的没有理由的爱。

爱有许多种。

谢谢阿洛还看到了李靖的不易,他并不算一个好父亲,但他或许也努力过。

是风起的上卷是少年们掀起的长风,注定横贯苍穹。

感谢洛洛呜呜呜我太快乐了!!!

是洛肆也是从嘉:...


【杨戬】是风起(十五)

第十五章   念苦岂不愧中肠


当杨戬在护城河畔看到柳树时,驻足停了许久。

这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满道望去皆是碧绿的杨柳,而柳总让他想起一些人或事,无论是留住了的,还是不曾留住的,都堵在心头。

他想要寻一个出口。

若寻不到,那便为自己创造一个出口。


哪吒与他并骑而来,他们一同策马至城南,他就驻马在长堤前,扬鞭指着京前长洲,同哪吒说脚下不止是楚都,还是六朝之都。

六朝如流水,已不知度了几个春秋,皇帝更替,朝代往复,而都城依旧,不过宫阙作土。

哪吒不知杨戬为何忽然有这样的感慨,但他从这一扬鞭中窥见了半个太阳的影子,他立马在...

水龙吟

昆仑的风雪已不会打湿他了。风雪在少年人那会踏在脚下,是芦花,是镜阵,是入祠时从明阁铺下的织素,是月光,那月光指着家。教他闯风雪的,虽长他几年,却没有可与天齐的寿数;虽也有一柄剑,却无什么惊日踔月的神威。虽也下了山去——是的,还是下了山去——却不是为了将他引渡入山,那人张旌旗、披银甲而来,只是为了往一处去。一处是个好词。可以在山中、在仙境、在银夜、在春雪,也可以在帅府、在朝堂、在疆场、在衾帱。在恩仇,在骨肉,在鱼水,在劳燕。在生死之外,在唇齿之间。在目成心许,在碧落黄泉。在好团圆,在离恨天。


————————————————————


配对:戬玉,藕饼,三刘

其他:有原创人物,掉落不...

Q:第一次收到长评是什么感觉?

内心炸成烟花🎆

并为给我写长评而且还写的比我文好的朋友感动哭泣

这大概是最美好最幸福的体验之一吧

感谢她们w

【杨戬】是风起(十四)

*快开学了,珍惜现在的自己


第十四章  烈火清风敲水玉


哪吒归来后,京城下了大雪。

瑞雪兆丰年,张百忍还在朝堂之上调侃哪吒是天赐大楚的神将,带着福泽一并归来。哪吒慌忙摇首,也就是这个时候才露出些少年人的神气,让站在他身后的卢清世放心不少。

是了,哪吒此次大捷还朝,受封龙威将军,已比卢清世的官秩要高。除了例行封赏外,皇帝又给他赏了许多珠宝玉石,只是都不抵哪吒瞧见卢清世屋里挂着的丹弓蛛弦时来得艳羡。

“杨大哥偏心,”哪吒眼巴巴望着白壁上的朱弓,眼珠子几乎要黏在上边下不来,“那会儿垂涎蛛弦的可不止你一人,却只独独为你要了来。”

“你要点脸吧,清源把照夜都给了你...

【杨戬】是风起(十三)

第十三章   爆竹声中一岁除


治平二十四年的除夕对许多人来说,与往年的除夕并无太多不同。城南的王铁匠家里挂上了两条杨戬送去的腊肉,卢清世记着小姑娘爱雪片糕,二十九就提了两斤去,还又带了半斤玫瑰果,图个喜庆。

敖丙在国公府同敖家上下一道吃年夜饭,卢清世家里无人,索性直接乘着夜色去杨府敲门。卢清世方提起手扣在兽首铜环上,府门就随之而开,绿衣姑娘半个身子掩在门后,对他笑道:“二爷和三姑娘都在等你。”

“等”从来是一个带着温度的字眼。

无端一股暖流从脚底涌上心头,卢清世将外袍拢紧,从袖中取过一串绑着红辣椒的铜钱,挂到绿衣姑娘的腰间,回以一个明粲无比...

当归

和 @皭然 老师玩的细节抽词

唯一感触:这游戏真难


01.   当归


白缯布被灰土覆了半身,杨戬将折角打开,灰就被抖落在地上,露出杏黄色的当归。玉鼎曾教杨戬认过这味药材,于是在今日它从湿泥里爬出,驾快马路青江驿,舟行雁尾桥,滩过九曲十八弯,挤攘进崇武门,踩上京都,望钻相府,携漫天尘泥对他说:该当归去

帘箔上的水花砸在石头上,无声无迹,正如同他被令禁府中,只有青苔陪他听雨。更鼓在院外敲了三响,旧榻旁半指粗细的姜黄色线香已经燃了一半,杨戬近日睡眠不好,成夜要靠着安神香才能入睡。

褥夏簟也似火烧,杨戬习惯一个人取过钳冰...

【杨戬】是风起(十二)

*感谢玄亮鱼水

*我终于写到这里了,我可以缓缓了!这几天坐火箭太刺激!但我好快乐!


第十二章  明月何时照我还


杨婵进屋时,杨戬还在盯着白绢上的字看,若无别意,此冀便是冀州之意。可他想不明白,这是何人所写,又究竟是提醒,还是告诫。这般没头没尾的一个字,让他闭上眼都睡不安稳。

“若是想不出便先别想了。不过这纸滋润丰满,韧性又好,金花螺纹点缀恰当,当价值不菲......唔,墨闻着特别,只是我一时说不出来哪里特别,”杨婵借着灯看了宣纸上留下的墨色,问道,“你可有交好的王公贵胄,或是在用纸上多有讲究的朋友?”

“也不一定是我识得的朋友,”杨戬早将可...

【杨戬】是风起(十一)

第十一章  日暖生烟梦蝴蝶


“他是个怎样的人?”杨戬表现出来的面容十分平静,但杨婵却明白,他的眼底已经有墨色的风暴酝酿。

杨婵握住了哥哥的手,十分冰凉。杨戬不想冻到杨婵,便要缩手,却被杨婵固执地握得更紧了些。

长兄如父。


一碗药喂完,杨婵断断续续将自己同刘彦昌的故事也说全了,总结起来不外就是杨婵被他一片赤子之心打动,又在塞北这样的苦寒之地被费心照顾,朦胧动了真心。

又过几月,他们发现石窟,大喜,但用了几天几夜方才勉强找到可以容人进出的路,进去时却遭遇土石坍塌,差点被埋在洞中。

洞里漆黑,只有山缝里隐隐有微光透出,杨婵那会儿被坠石砸...

【杨戬】是风起(十)

第十章   凶蹇离尤何堪忧


夜里月弯如船,摇向银河彼岸。

杨婵思虑再三还是觉得要将自己同刘彦昌结亲并生下沉香一事告知杨戬,故而出了月子,确认身体康健无恙后,便收拾行囊,打算入京寻杨戬。

这一路上不算风趣殊苦,但听了不少风言风语,特别是经行冀州地界时,还能听见好几种对于朝廷的不同说法,让杨婵私底下多长了几个心眼。


京城郊野的客栈,杨婵带着斗笠落座,一帘之隔之处,她凭着耳力聪敏,似探得隔壁桌的一行几人,欲要做件报酬颇丰的大事。

人是冀州口音,杨婵心下疑惑,夜里便多看了几眼,晨起时便远远缀在后头,跟着进了京城。一行人虽打扮作普通...

【杨戬】是风起(九)

第九章   鸣珂曳履登朝堂


玉佩到底没系到沉香身上,倒是杨戬等到了他要的时机。

兖王重病,已是日薄西山。兖王的几个儿子皆非善类,都有心高位,虎视眈眈,暗流涌动了近一载。

治平二十三年十月,兖州王病逝,兖州内乱,笑至最后的新兖王为其二子张定柏。

令人讶异的是,张定柏得位之后,竟一纸诏令,毅然举全兖州对朝廷以示坦荡诚心,而不顾冀州和青州明里暗里“如往日故事”的提议,一时朝野震动。

就在这惶惶猜测之际,杨戬一纸奏章如石落浅潭,激起千层浪。其文开篇即言明: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不敢为之事。或人心不齐,或时机未至。此后简笔勾勒,将自太祖皇帝开国以来大...

【杨戬】是风起(八)

第八章   秋风萧瑟天气凉


京城向来是消息灵通之地,何况是天家贵胄们的八卦,早就在开始酝酿之际便不胫而走。故而这多月以来,小李将军出走边关,国公府三公子闭门养伤,李丞相心如铁石一言不发,敖国公为子伤心连月辍朝的事情被编排成无数个版本,众人仿佛亲见一般,将细节道的那是一个栩栩如生,就连亲手善后的卢清世听完都想直呼三声:好家伙!

而那日出手的杨戬非但不曾被皇帝怪罪,反而给他另赐了一处暂时安居的宅邸。

杨戬从虎坊桥搬走时,卢清世还有些不舍地拍了拍那被他撞倒的门,安抚说等来日得了闲,再来看你。杨戬忍不住笑骂他:你这简直是打一棒子再给一甜枣,把银子结了...

【文评】对《是风起(七)》的毫无逻辑的胡说八道

我的妈呀,文评都要赶上我一章的字数了。

何德何能拥有这样的大宝贝感谢缥缈!!!

之前喵喵就说,“哪怕有一个人懂你,也值得了!”

哪怕有一个人懂我笔下的他们,也值得了。

缥缈真的好懂啊,二哥风轻云淡从容下的艰难跋涉,哪吒少年意气热烈丹心背后的失意和彷徨,敖丙家庭幸福衣食无忧背后的折筋摧骨长梦当逝,都被你讲出来了。

还有哪吒和敖丙的两位父亲的对比。

家国,天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哦,他们终将会走出一个天下。

感谢缥缈我好了我甚至可以立刻去码下一章😭

缥缈醉如烟:

 @少年心事当拿云 


啊啊啊我来啦我来啦我带着我的辣鸡小长评来啦!...


【杨戬】是风起(七)

*深夜发文,有点快乐,相遇是缘,是我超爱的送别赴边关!


第七章  长亭相送赴戎关


“他快死了。”

听闻此语,卢清世忍不住一脚把门踢开,杨戬租的院子本就不太结实,被卢清世大力一踢无异于辣手摧花,杨戬被声音一惊转头,顿时和散了架的门面面相觑。

卢清世讪讪将门扶起,又道了句歉,拱手道:“门兄莫怪,来日我带你去过一遍火。”

“别贫了,”杨戬一把把卢清世拉进来,卢清世一眼便看见昏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哪吒,忍不住三两步跨到床头冲周玉道:“现下到底该怎么办?”

周玉被卢清世这么一挡,却并未显出不悦的神情,只拿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道:“你再不让开,他就真死了。”...

©少年心事当拿云 | Powered by LOFTER